随拔叔贝爷一同吞食天地的fairy

长期潜水于欧美圈~大本命抖森~墙头无数~原本三本命【不要怀疑→_→我有很多三本命】的佩佩近半年一直有逆袭超越的趋势啊啊啊~谁让各处首页都被各种可口美味的佩佩刷屏了~尤其霍3以来……

宫侑:

美国动画【史蒂芬宇宙】官方漫画里维勇&奥尤的客串!!!

打开新页 【瑟兰迪尔X陈小二(李佩斯X陈佩斯)】【ALL瑟】密林起居注(八十九)

我的近视快好了~因为我已经要瞎啦~

兰墨茶:

-----------------抱歉今天更新晚些了----------------------


-------------好烦累觉不爱真心想换个工作了-----------


-------------------这一章双佩斯为主-----------------------








和他身份地位相差悬殊的小二,对于这个认知度,倒是不谋而合。


   “就是,哪里也比不上咱这里好,是吧丫头?来,东西都带齐了再走……别贪玩早点回来啊!那小矮人国真没咱这林子好啊!加大叔!早点带她早点回来——!”


   “怎么,ada还是同意丹恩国王的请求了?”


   “啊、那是,终究是孩子的亲舅舅么,又不是我这样……大外甥您说这一走十天半个月,大王怎么舍得嘛!妞妞第一次出远门……”


    正结束了一段旅程,回密林小住的莱格拉斯,连行装都没来及整理便陪着小二将他的宝贝妹妹送出密林边界……之后,见小二眼巴巴瞅着护送公主的密林卫队一直消失在地平线上后,一副满心不舍魂不守舍的模样,连他最爱的蘑菇打卤面都吃不下去,也只有陪着他一桶桶的吃面一边宽慰着他:“好啦别这样,ada不让你陪着不也考虑到你么……阿拉贡在瑞文戴尔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您去……”


   “不去!说啥也不去!”


    一听这话小二立刻不干了,碗筷往地上一搁,蹲在地上死活也不肯挪窝——和他曾经在战前耍无赖的时候一模一样,都不带一点变化。


    见他这样莱格拉斯自然立刻笑出来——当然,他知道他的顾虑。


   “给埃尔隆德领主大人诊断下又没什么不好。”他又几口解决了一桶面,一边蹲在小二身边安慰着:“原本那药就是他配的,还有谁更了解?您总不至于还看不上他医术吧……?”


    虽然是天天相处,但是小二这五六年和精灵似的没丝毫变化,受了啥小伤小蹭恢复得比精灵还快……尤其是和同为人类的巴德一对比,想不让瑟兰迪尔注意都难。


   “这话说的,咱大王生孩子时都找的他,现在妞妞稍微有个头疼脑热都找他呢,我哪里有资格嫌弃!”小二连忙说着——他顿了一顿,目光里流露出了些怅惘。


    “我、我……自己的身子骨,到底咋回事没人比我更清楚了。我是怕咱大王伤心啦……你说那药真的有长生不老效果,当年若给那矮人服下该多好……妞妞也不会这么大都没见过爹了……”说着他便眼睛酸酸的。这一时间,莱格拉斯也静默许久。


    “你想多了,这人类、精灵、矮人的体质千差万别,谁能保证给矮人服用就是同样效果了?Ada怎么会怪在你身上。”莱格拉斯安慰着,心里却不由得被这人类激起了一阵温热——人类还真是奇怪的生物呢,像他这样,当年不过ada随手施予的一点恩惠,便能够死心塌地的一直追随着,处处为ada着想,并不求什么回报……难以想象,当年那个闯入密林、无赖猥琐的人类,竟有这样“士为知己者死”的胸怀……这也是难得一个和ada间互相信赖,却没有任何越界关系的生灵,难得有这样真挚又纯净的关系……当然了,这人类纵然想越界,父王无论如  何也是看不上。


   忍笑想到此,莱格拉斯擦了擦嘴,在身后堆积得如山的空面桶前站起,拿出了准备已久的东西。


   “拿着,给你的。”


   “又是宝石?说了现在我可不稀罕……”


   “你先看,再说不要还给我也不迟。”


   “啥稀罕物……啊、啊,这是……”


 


   “大、大王……”没过一会儿,小二便宝贝似的捧着那块硕大晶石来到瑟兰迪尔身边,两眼哭得红肿,一脸感慨与感动:“您,您真是太为我着想了,这么个宝贝……这真是我见到最珍贵的宝贝了,真的。”


    刚处理完公文的瑟兰迪尔正在侍弄着他的兰花,见他这一副感动的几乎肝脑涂地的模样,淡然一笑:“这没什么。不过偶然知道有这种晶石在,便让莱格拉斯游历时找了来……算是了了你长久来的心愿吧。”


   “这、太难得,也太贵重啦……”


    如今跟着精灵王阅尽珍宝的小二,在看到那块硕大晶石的第一眼便知道这并不是什么上等宝石器料。可谁知,当他的手一接触……那光滑反光的楞面上️,便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画面来……


   “姐、姐……!姐夫!”


    透过这块晶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看见日思夜想,原以为一辈子都见不上的亲人。


   “大王您看,这是我姐,绝对没错!呃……现在是生了这许多孩子,老了胖了,年轻时可漂亮了!这是我姐夫……原来当年他陪着我姐外出觅食,中途遇到来抓捕逃民的东方人,被一起掠了去……吃了好几年的苦才又逃了出来,可惜腿废了……看,他们给我生了这么多外甥外甥女,我姐夫现在还浓眉大眼的,跟您可像……呃,好像也不是很像的样子么!奇怪,我不会记错啊……一定是他现在老了模样变了!没错一定是这样!"


    瑟兰迪尔微笑着看着他捧着那块晶石向他絮叨,从没见他这样开心过——相处了五六年下来,他对他也有着足够的了解:看似财迷,其实并没什么在乎的。唯一的一个心结便是关于失散多年的亲人了……关于血脉亲情联系的重要性,没有谁能够比瑟兰迪尔有更加深刻的体会:若没有莱格拉斯,他几乎找不到自己那位西渡王妃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真实痕迹;而他的小女儿,正是他和索林那一番情爱后最后彼此心意相通的最好证明……如今,看这人类一副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落地,血脉都全然贯通了的似的……看着也让人为他欣慰开心。


   “根据这个,找到他们不难。我说过我的臣民有自由留下和离去的权利……去看看他们吧。”


   “哎、哎,这是自然……不过也不急于这几日,先等妞妞回来吧。我的事……都好说。”说着,小二突然神色扭捏着,磨蹭着从怀里掏出一小包东西来:“这些东西……您一直放我这儿的,其实早该还给您却没啥机会……别的东西我都能要,但是这些不行。”


    当帕子被仔细打开,瑟兰迪尔看着那几枚自己从前戴过的戒指,先是不知所以,之后便立刻心中猛的一触动。


    他自然认得……这是那时候他被索林带来的两个缅铃折腾欲死,让小二去孤山找他时,被“敲诈”的那几枚戒指。


    “这本不该我留着的……您的东西,您戴着叫正合适,搁我这里叫浪费……再说,说不定妞妞就是在那个时候……”


    “好了,别说!”原本被深深感动着的瑟兰迪尔,见小二又说说就说歪里去,立刻面泛红晕的截住了他的话:“你再管不住你这张嘴,我真把你丢给埃尔隆德做人体实验去了啊!”


    “嘿,这我不怕,您可赶我不走……"小二说着,渐渐收敛起笑容,渐渐露出认真的神情:“我说过,有我在一日,且陪您逗乐消遣一日……”


    其实谁也没想到,最后是这不起眼的人类,陪伴了这位中土最光辉美丽的精灵王时间最久……超越了所有与精灵王有着肌肤之亲的情人们。而维持着他和他之间羁绊的,却是那最单纯、最真挚的,那来仿佛散发着温热温度的信赖与情谊……



请叫我面条子:

想求这套图的全部啊_(:з」∠)_

哪位小天使有么?可以分享给我么嘤嘤嘤

美美美

Jarvis在1874:

怎么办我还是觉得好好看(果然是因为纯•粹的美吗

原来模特也能放肆吃 http://xue.youdao.com/zx/m/133312?trans_js=true


50张照片回顾凯特王妃风格变迁史 http://xue.youdao.com/zx/m/129826


原声带重症患者_Alive Long:

《小叮当与海盗仙子》里面一帮海盗的合唱!

里面有好听的抖森Solo!

动画片的插曲最喜欢的就是欢乐的曲风啦!

最好能让我想动起来!

The Love Book - Life Story

烈酒鹿:

在网上找了找似乎没什么翻译所以手痒自翻




Life Story


 


by Tennessee Williams


 


After you've been to bed together for the first time,


without the advantage or disadvantage of any prioracquaintance,


the other party very often says to you,


Tell me about yourself, I want to know all about you, what's your story? 


And you think maybe they really and truly do sincerely want to know your life story, 


and so you light up a cigarette and begin to tellit to them,


the two of you lying together in completely relaxedpositions


like a pair of rag dolls a bored child dropped on a bed.


 


You tell them your story, 


or as much of your story as time or a fair degree of prudence allows, and they say,


Oh, oh, oh, oh, oh,


each time a little more faintly,


until the oh is just an audible breath, 


and then of course there's some interruption. 


Slow room service comes up with a bowl of melting icecubes, 


or one of you rises to pee and gaze at himself with mildastonishment in the bathroom mirror.


And then, 


the first thing you know, before you've had time topick up where you left off with your enthralling life story,


they're telling you their life story, exactly asthey'd intended to all along,


 


and you're saying, 


Oh, oh, oh, oh, oh,


each time a little more faintly, 


the vowel at last becoming no more than an audiblesigh,


as the elevator, halfway down the corridor and a turnto the left,


draws one last, long, deep breath of exhaustion


and stops breathing forever. 


Then?


 


Well, one of you falls asleep


and the other one does likewise with a lightedcigarette in his mouth,


and that's how people burn to death in hotel rooms.  




生命轨迹


 


田纳西 威廉姆斯


 


这是你们第一次同床共枕


抛去了一切事先无论优劣与否的偏见的相知相识


他们总是这样对你说着


聊聊你的事情吧,我渴求着关于你的一切,你拥有着怎样的过往?


你认为他们是如此真诚地想要了解你的过去


于是你点燃香烟坦诚相告


你们惬意依偎


一如被无聊的孩子随意扔在床上的一对布偶


 


你叙述着过往


出于对时间的流逝或仅仅出于礼节,他们回应着


嗯,嗯,嗯,嗯,嗯


声音愈发微弱


直至这个“嗯”变为了一声声清晰可闻的呼吸


可总有些东西会扰人清梦


迟到的客房服务以及融化的冰水亦或是你们其中一人突至的尿意


面对盥洗室镜中自己的倒影,他面露震惊


然后


在你寻找时间继续那被打断的你的迷人往事前,你所了解到的第一件事


是他们口中期待已久的,他们的过去


 


于是你说


嗯,嗯,嗯,嗯,嗯


声音愈发微弱


直至这音节最终变为了悲叹清晰可闻


一如那本该出门左行却卡在了半道的电梯


拖出了某人最后一口深长又疲惫不堪的气息


然后便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接着呢?


 


其实,你们间其中一人已陷入沉睡


而另一人也无甚差别只是口中烟火未息


这便是人们如何在旅店的房间内,燃烧至亡




这首诗真的是越读越有味道可惜我把它翻毁了


有毅力的话会把The Love Book里抖森所有的诗都翻糟蹋一遍的_(:з」∠)_不过就我这三分钟热度估计可能性不高_(:з」∠)_